国家发改委罕见表态:电商冲击零售业 关店潮引重视

2015-12-24 17:37:42 1321
雾霾天一来,国家发改委又成为主角了,这次不是因为成品油调价,而是因为它给中央的建言报告里,牵扯到最近争论激烈的“网店导致失业”议题。   据披露,这两天,中央正在召开2016年的经济工作会议。国家发改委在分析明年经济形势中提到:“尽管网上商品零售、快递等新兴业态创造了部分新的就业岗位,但也必须注意到网店对实体店带来的冲击和显著的替代效应。”   要知道,就在天猫“双11”全球狂欢节录得创纪录的912亿元成交总额后,网上流传着一个段子(后来被证明是谣言):“英国一位爵士在谈到电商问题时,毫不客气地说,中国允许电商如此快速发育,这是社会经济管理的严重失误……一个商业小店铺,背后就是一个中产阶级家庭,摧毁了它们的生存环境,那是社会的灾难。”   但这次不是信口之言。国家发改委这次可是调研过的:“图书、服装、家电等产品的实体店受到冲击最大,部分实体店经营困难甚至出现了关闭潮。部分传统的百货商场也受到较大冲击,经营景气度持续下降,这对相关群体就业带来较大影响。”   坦白讲,传统书店不仅受到电子商务冲击,还受到互联网音视频产业冲击,一板子打在电商身上,并不公平。至于家电、百货零售业,在步入连锁经营时代后,主要是规模以上民营企业,并不是所谓“英国公爵”口中的夫妻店、个体户,他们本就应该预见电商带来的冲击,承担风险和亏损。   国家发改委的罕见表态透露出两个信息:一是传统零售业关店潮已经引起最高决策层的重视,二是有关部门认为这与电子商务的爆发式增长相关。换句话说,有关部门认为,传统行业因电商减少的就业,(远远)多于电商本身新增的就业。或者说,电商给传统零售业就业带来的替代效应,多于协同效应。   等等。这好像跟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的表述不大一致啊。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,马云在向习近平主席汇报时提到,阿里巴巴平台上有850万活跃卖家,创造了1000万个直接就业岗位,352万个间接就业岗位。马云多次将这个群体称为“网商”,他们包括直接涉足电子商务业务的品牌商、渠道商、物流商,甚至从事反向定制(C2B)的制造商,以及间接参与的通信、设计、营销等服务外包商,等等。马云和国家发改委都没有错。马云算的是整个国民经济的大帐,而国家发改委算的是零售业的小账。   笔者需要说明,国家发改委的表态,不是特定针对阿里巴巴的。要知道,在中国,还有京东、蘑菇街、美丽说等其他全品类或垂直细分的电商平台。如果硬要这么说替代效应,天猫超市的日用品门类确实挤压了社区零售业态的市场,农村淘宝确实侵蚀了农村小卖部的市场,京东强势的3C品类确实搞得中关村的海龙大厦关张了。那些移动化、内容化、社交化的新兴电商平台,也确实逼得线下的小饰品店、小服装铺干不下去了。     那么,问题来了。一个零售业者失业了,他可能去干物流、搞制造、创品牌吗?由于存在技术、市场、知识产权等壁垒,绝大多数人是做不到的。这也是马云始终无法回答的一个问题:如何对待这些竞争机制下的零售业失利者。“市场之手”鞭长莫及之处,“政府之手”就要伸出来扶助了。   回看国家发改委提到的受电商冲击较大的产业——图书、服装、家电产业以及百货商场。早已形成区域性寡头、全国性寡头的图书、家电、百货零售业,既不缺钱,也不缺政策,只要规范它们做好下岗安置、破产清算即可。   反倒是那些服装零售业者,是最需要进行升级改造的:一则市场极其分散,难以进行有效组织(如并购重组);二则不乏无品牌、无质保的低端产品,假冒伪劣产品就算不卖到小店,也会卖到网店,且网店的违法成本更低;三则个体私营店主学历不高、技能有限,一旦失业,生计不保。短期而言,政府可以帮助他们“平滑”地转业到电商、微商(如微博、微信)领域;长期而言,他们仍要适应新兴业态颠覆传统业态的潮流。   正如马云最近广为流传的一段话: “这是一个摧毁你,却与你无关的时代;这是一个跨界打劫你,你却无力反击的时代;这是一个你醒来太慢,干脆就不用醒来的时代;这是一个不是对手比你强,而是你根本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的时代。” 相关阅读:曹磊:重视电商的“创造性破坏”   “创造性破坏”理论是美籍经济学家熊彼特最有名的观点。大意是每一次大规模的创新都淘汰旧的技术和生产体系,并建立起新的生产体系。“创造性破坏”在中国最早发生在互联网领域,通信、传播领域首当其冲,这一波冲击诞生了以四大门户为代表的新闻资讯类商业网站,其后的第二波发生在互动娱乐行业。而第三波冲击最为强烈,更多发生在电商领域,诞生了阿里巴巴、京东、当当网等电子商务网站。   电商一开始是对图书领域发起冲击,新华书店成了免费阅览室,人们都上网去当当买书,民营书店纷纷倒闭。京东等经营数码产品的电商出现后,中关村、“华强北”等传统电子商品市场大受影响,苏宁、国美等经营家电的大卖场也不得不寻求转型。其中中关村的案例最经典,十年前刘强东在中关村可能只是摆个小摊,十年后以京东为代表的电商已取代了中关村。“创造性破坏”也颠覆了流通领域,过去全国的流通领域由中国邮政一家独大,而网购交易的红火,使得“四通一达”以及顺丰迅速崛起,打破了中国邮政的垄断。因此我认为,“创造性破坏”的本质是市场利益的重新分配,是掌握了信息、资金流的平台型的巨头,进一步对实体产业产生更强大的管控能力。   发生在互联网领域的“创造性破坏”,在产业经济领域的作用是一把“双刃剑”。它能创造出一些新产业的同时,也引发一些后果:首先网上假冒伪劣泛滥,以网购为例,卖家可能在A城,平台在B城,买家在C城,发货在D城市,由于传统工商监督体系的属地化管理,现在网上假冒伪劣可能成了“三不管”;第二给现有的流通体系带来颠覆性重组,传统的店铺可以带来一定的租金、税收、就业,而店铺由线下转到线上后,租金、税收、就业都没办法实现。   因此,应最大限度发挥电商的创造能力,削弱它的破坏性。电子商务是目前市场化程度最高的一个行业,在这个行业几乎看不到任何一个“国家队”,而开办购物网站也没有任何门槛,政府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对电子商务一直是“无为而治”或者缺位的状态。政策税收上,鼓励和引导居多,扶持大于监管,就像对一个淘气的孩子,“宠的比较多,教育比较少”。今后,政府也要对这种冲击进一步重视,不能任其野蛮生长。  

目前中国电商格局不健康,网购领域,淘宝占了过半市场。良性的健康市场,既要有若干行业的领头羊,也有规模中等的企业,还有底层的创业性企业,是一个金字塔形结构。而对传统企业来说,需要主动“触网”,积极地应用互联网扩大企业业务范围和影响力。 

粤公网安备 44011302000440号